ARTINFO中国访谈:与G_Lab合伙人,平面设计师顾磊对谈他的设计作品及其他

G-Lab创始人,平面设计师顾磊
(图片来源于顾磊,感谢G-lab)

与日前盛行的,由极简线条组合而成的日式素雅清淡风格不同,G_Lab呈现在大家眼前的作品总是由多种形态的图形构成,拥有饱满的色彩,看上去跳跃突出并充满了生命力。他们的作品与艺术界紧密结合,曾为多位艺术家的个展,画廊,主题群展以及艺术设计活动量身打造过最契合他们气质的平面设计作品;同时也将视野拓展到商业领域,为时尚品牌,慈善晚宴以及多个品牌机构做出了别具一格的新颖品牌设计。

G_Lab是一个凌驾于独立设计团队之上的,开放的设计协作体。于2010年由Tiny Workshop(品牌),Storyard(互动)以及谷子(摄影)三个核心团队组成。之前ARTINFO曾经深度报道并做过专访的“小运动—当代艺术的自我实践”展;艺术家徐渠个展:“西沙—南海牧场项目1#”以及北京国际设计周等((请点击相关文章所列链接,阅读相关报道))项目的相关设计都出自G_Lab之手。为了了解这些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设计的创作过程,我们特意找到了G_Lab合伙人及Tiny Workshop的发起人,艺术指导顾磊,与他聊聊这些作品的灵感以及其它由G_Lab创造的,风格鲜明的精彩作品。

 

ARTINFO:在介绍G_Lab之前,能否先介绍一下你自己的经历?

顾磊:我曾经就读于大连轻工设计学院和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之前一直在国内的4A广告公司和设计公司工作,渐渐发现广告设计和平面设计之间其实存在很大的差别,并且我也感到在这样的公司里面工作,很多自己的创作构想,理想中的行业环境,甚至是配合的同事都无法得到满足以及获得公司的支持。于是大概在09年的下半年,我就选择了辞职,自己出来创业。其实我想要建立自己工作室的初衷就是为了能实现我在过去几年里期待的一种好的工作状态,这个状态包括了团队成员,办公的环境等多个方面。我期望的好的状态是团队中的每个人都能拥有非常开放的心态,愿意跟彼此配合,并能在共同创作的过程中拥有思想的碰撞。办公环境则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很惬意的独立空间,不嘈杂但也不脱离城市氛围。虽然目前还没达到这个最终目标,但我们一直在努力。

ARTINFOG_Lab最初是如何创建起来的?能否介绍一下它目前的情况?

顾磊:我辞职后最初创立的是Tiny Workshop。当时的团队只有3个人,后来在2010年的时候因为一些原因就分开了,之后在2010年的下半年我找到了现在的搭档。Tiny Workshop是一个开放的创意平台,主要是通过对品牌核心理念的提炼发展出系统性、可延续的创意,围绕项目整合形象识别、图形设计、新字体开发、摄影、空间、多媒体等多种视觉手段帮助品牌打造自己的形象。这个名字来源于我无意中看到作家许知远在大学时创办过的一本叫作《微光》的杂志。有一次我们在讨论工作室名字时,我就说到了这个名字,大家当时都觉得“微”这个字很好,因为我们团队规模就是很小的。后来再上网查了“微”这个字的含义,就更加觉得这个字很契合我们,有一种态度包含在其中——世界上最强大的东西往往都是由微小的元素组成的,这恰恰传达了我们工作室的理念:将自己微小的光芒发散出去,希望能在这个行业中发出自己的声音。

之后在2010年,我与交互设计师葛熙呈、摄影师谷子,合作创办了G_Lab。“G”的选择很简单,因为我们三个合伙人名字中拥有共同的首字母“G”,但我希望之后它就仅仅代表一个英文字母,没有什么特定含义和身份象征,能传达包容的概念。而“Lab”则是界定一种工作的态度,带有实验和研究性的工作方式是我们所希望的。目前的G_Lab相当于是一个凌驾于三个独立设计团队上的整合,是一个集合了来自不同领域设计师的大团队,可以帮助客户完成综合性的大型项目,提供整合式的设计服务。往常在设计过程中,因为大家都专攻某一领域,客户需要找到不同的团队才能完成一个综合的设计项目,而控制每个环节的独立团队按照同样的思维贯穿同一个设计概念是很难的。所以我们创建了目前的这种模式,吸纳拥有共同的判断事物的逻辑以及具备同等素质的设计师加入到其中。就如同去年我们帮助婚纱设计师兰玉完成了她的品牌形象设计、网站设计以及2012天鹅湖高级定制发布会的现场设计(参见图库图片09),我可以在设计过程的前期就与交互设计师,摄影师,客户坐下来一起讨论,一同确认设计方向,不像以前都是分开的,现在这样的操作过程可以更好地达到视觉的统一和融入;又例如禾木空间(Hemuse Gallery)这个案例(参见图库图片04),不论是品牌形象、官方网站还是画廊内部的导视设计都由我们一手打造,可以体现出很完整很统一的设计风格。所以G_Lab目前就是这样一个开放的设计协作体,通过不同领域的设计师之间的思维交集产生共同理念,并围绕项目需要,发展“语境化”过程中的形象识别,印刷,交互,平面,影像,环境空间设计等多方面设计服务的团队。之后我们希望能够吸纳到更多来自不同领域的优秀设计师的加盟。

ARTINFO:我们发现G_Lab的设计作品风格与时下流行的日式风格不同,充满了色彩和立体的图形。虽然项目不同,但作品却拥有一种共通的气质。你个人对设计风格这个概念是如何看待的?你平时的创作灵感来源于?

顾磊:这个问题很好。最初大家学设计时,都比较喜欢日本设计,但近几年我觉得过多学习日本,会模糊自己的身份。整个世界范围内一提到东方设计就立刻会想到日本的设计。我个人觉得作为中国设计师在现阶段应该更多的向西方看,因为日本最初也是通过向西方学习最后找到自己的根和确定了自己的设计风格。我们如果过早向日本学习,也许会被误导,相反如果直接抛弃所谓的“身份”,直接向西方学习,也许能更好的找到自己设计的根源。

首先灵感一词本身就带有某种不确定性,而这正可能会给我们的创作和与客户的交流带来某种障碍,仿佛设计是一种带有神秘性和不可言说的学科。其实设计作为一门专业的学科是建立在专业的理论和实践基础之上的。我不否认灵感的说法,但我认为灵感都是建立在大脑对大量信息收集分析和整理之上的,只是在某一刻快速反应的结果。所以我的创作灵感来源于大量的素材。在创作的时候,我会通过提炼关键词来搜索大量的素材作为辅助。当然第一步必须找对整个设计的大方向,也就是确定核心理念,我们把它称为“种子”。当你把它种下它便会自然而然的生长出一套完整的视觉语言。

ARTINFO:从创立至今,G_Lab已经创作了很多值得关注的作品。其中有哪些项目是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

顾磊: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项目至少有三个:其中一个是11年为亦安画廊举行的瞿广慈个展(参见左侧图)做的设计;一个是“小运动—当代艺术的自我实践”的设计项目(参见图库图片01-02)以及为一个叫“红英”的女装品牌做的橱窗设计(参见图库图片08)。

与亦安画廊合作,为瞿广慈的个展设计平面物料之所以给我留下深刻的记忆是因为当时的工作时间实在是太紧迫了,我几乎是马不停蹄,没有时间犯错地完成了整个项目。当初亦安画廊的负责人找到我时,只给了我一个晚上的时间去设计,希望第二天就能看到设计提案。我当时都晕了,觉得那么短时间根本没法完成。晚上回去后我就立刻开始着手设计,当时几乎所有的创意灵感都是从瞿广慈的作品中获取的。我以他参展的作品为基础,在一个很小的笔记本上手绘出了所有的字体原型,之后再简单地用电脑处理了一下,第二天就拿去给画廊老板看,结果居然通过了。然后我一口气完成了所有的设计,隔了两天就下了印厂,四天之后所有印刷物料已经从北京寄到了香港,整个项目真的非常非常紧张。最终出乎意料地是这个设计作品的结果很好,今年三月份还在HKDA香港设计师协会环球设计大奖获了铜奖。

“小运动—当代艺术的自我实践”的这个项目的设计是一个很完整的项目,所有你能看到包括书籍、广告、海报、请柬、路旗、广告牌、展览现场布置,甚至小到一个作品标签全部都是由我们设计的。这个项目是我这几年做的投入最大的作品之一,因为它让我真正体会到设计师与委托人之间的紧密互动,和一个设计师在设计项目中应有的支配能力与尊重。一个好的项目离不开一个好的委托人,已往接手的项目很少能建立起与委托人之间那么紧密的关系,但在这个项目的整个开展过程中,我与刘鼎、卢迎华,苏伟针对每一个设计细节都有很深入的讨论。这个讨论不仅仅局限于设计本身,还包括了很多设计背后的东西,我们不断地在回味“小运动”到底代表的是什么。在这个过程中,我对艺术也有了新的认识,这个项目不仅仅简单的是个展览,而是一个提出问题并试图解决问题的项目,虽然最终它对于这个问题是否能被真正地解决并没给出真正的答案,但却启发了所有艺术家去思考和讨论。这对于设计师而言,同样也有启发。当代艺术在中国与西方相比起步较晚,但设计行业则更晚。艺术家之间讨论的深度和强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平面设计师之间的讨论,我们很需要向当代艺术学习和借鉴。比如在“小运动”中多次提到的“艺术家的自我焦虑”,这对设计师同样适用。大量的当代中国设计师都遇到这样的困难,我们的自我焦虑体现在经常讨论到底是在为谁做设计这个问题,而这些焦虑都会反映到作品的本身。艺术家的焦虑大部分集中在创作本身,而设计师们还包括了对自我价值实现的动摇和在整个社会产业中行业话语权低下的无奈等等多种因素。是这个展览让我真正有意识地开始尝试摆脱焦虑,很肯定很勇敢地做这个项目,在这个过程中根本不用考虑我做出来的设计跟这个行业横向纵向的关系,而是回归到创作本身去认真单纯地设计。

除了艺术领域,我为“红英”女装品牌做的橱窗设计可以算是我接手的商业设计项目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项目之一。在设计之前,她们的老板提供了一首叫《慢舞》的诗歌,她希望我能根据这个诗歌的意境来做设计。诗的大意是希望人应该把脚步放慢去品味享受生活。这个老板是一个观鸟的爱好者,她每年都会专程去菲律宾,柬埔寨等国家观看稀有鸟类。我为他们做的橱窗设计灵感就来源于她当时给我讲的一个故事,她有一年去国外看一种每年仅在特定季节和时间出现的稀有的鸟类。为了能及时看到这种品类的鸟,她在森林里租了一个很简陋的小木屋住下来,每天早上太阳刚一升起就会被鸟声叫醒,平时甚至还会有小兔子等小动物来屋里玩。我听了她的描述后觉得整个意境实在太美了,人放慢脚步追求的最好最幸福的状态也许就是如此。所以之后我在做设计的时候就结合她讲的这个的故事和提供给我的那首诗歌,把26个字母幻化成鸟和树枝的形状,鸟儿惬意地在森林里慢舞,我甚至为了这个提案还写了一个小故事,大概就是说一个被城市生活逼疯的女孩做了一场关于鸟和大自然的美梦。这个项目今年入围了Tokyo TDC 2012的年度展览,并且刚刚在HKDA香港设计师协会环球设计大奖获了奖。

除了上面的三个项目,还有一个商业项目我想说一下,那就是我帮一个公司做的关于旅游纪念品开发和形象设计,名为“北京风景”(参看图库图片07)的设计作品。我设计的图案包括了北京6个重要的旅游景点:天安门,长城,天坛,颐和园,鸟巢和水立方。与往常的旅游纪念品设计不同,我没有采用具象的图案,而是选择了更契合当下人审美的抽象设计,把这6个经典的具体形态掩藏在文字图像之后,用现代的手法来诠释它们,创造出了一些新的感觉。比如颐和园的字体,我就是根据颐和园的平面图和景观来做的,突出了园内的核心景观“塔”和“湖”;天安门是耗费时间最长的,全部都是我用毛笔来勾画的。

ARTINFO:你们与艺术联系如此紧密,那么除了设计作品之外,你们是否也创作过艺术项目?

顾磊:我们在09年时以设计师身份参加了CIGE举办的“green”当代艺术展,这是一个推广年轻艺术家的群展,集合了许多70、80的当代青年艺术家,我们作为一个团队被邀请参展。我们呈现的作品起名叫“泪”(参加图库图片05-06),是一个包括了摄影,音乐,产品以及多媒体在内的综合性艺术作品。其中的产品是摄影中的人物所穿着的印有蓝色泪滴的袜子。这些袜子是在东北制作的,所有泪滴的图案是织在上面的。之所以选择眼泪作为整个创作的核心,是因为泪是人类表达情感很重要的方式,是最基本的生理反应,痛苦时人会流泪,快乐时也会,眼泪表达出的情感是最直接和纯粹的。摄影部分是和谷子合作完成的,我们出创意,他来拍摄。影像是由我拍摄的,是一个从创意的讨论,到最后去袜厂制作袜子,包括和摄影师合作拍片等所有过程记录的剪辑。配合影像的音乐则是由我的朋友,新锐电子音乐人noise&noise操刀创作的,他在2012年2月成为了美国电子音乐厂牌Transient Force旗下的音乐人。

浏览图片库,欣赏更多来自G-Lab的设计作品。

 

 

相关文章

“军花乱坠的异想世界”:对话装置艺术家陈玺

ARTINFO访谈:卢迎华、刘鼎、苏伟谈“小运动”的一些思考

“小运动”的几个关键词

ARTINFO中国访谈:徐渠谈“西沙——南海牧场1#”

刘鼎的商店:艺术的边界,或无边界

“51平方与进行中的新思路

[content:advertisement-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