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近”:奥奎·恩维佐操刀巴黎东京宫首届三年展

“迫近”:奥奎·恩维佐操刀巴黎东京宫首届三年展
巴黎东京宫“迫近”展览现场
(André Morin摄影)

以“迫近(Intense Proximity)”为主题的巴黎东京宫(Palais de Tokyo)首届三年展于4月20日开幕,由尼日利亚裔美国策展人、艺术史家、慕尼黑美术馆(Haus der Kunst)馆长、第11届卡塞尔文献展(Documenta 11)艺术总监奥奎·恩维佐(Okwui Enwezor)担任主策展人,与4位法国联合策展人——艾米莉·勒拿(Emilie Renard),梅兰妮·布特鲁(Mélanie Bouteloup),阿德贝拉·卡洛莫(Abdellah Karroum)和克莱尔·斯德伯里(Claire Staebler)共同打造,汇集各大洲对表征政治(politics of representation)提出疑问的艺术家。

展览主题“迫近”的政治性与诗意并存,对地点之“远”、“近”进行彻底质疑,探讨历史、他者性(otherness)与后殖民主义等话题。“如今有这样一种趋势,拒绝使艺术和策展实践介入公共论辩,”奥奎对ARTINFO法文站称。“我强烈反对这一趋势。我认为策展人应毫无禁忌。本族中心主义(ethnocentrism)、族间窘境(ethnophilia)、仇外(xenophobia)、崇外(xenophilia):种种悖谬之机显露于这些主题中,我的展览通过打开不同领域间的界限来对如今这些主题的夹缠提出疑问。

 

由展览中的作品可见奥奎触碰禁忌的意愿。生于土耳其、生活在法国的亚美尼亚艺术家萨基斯(Sarkis)的作品《战利品饰带(The Frieze of War Trophies)》将殖民者劫掠而来的艺术品的照片与不堪入目的尸体和性暴力受害者的身体图像并置。托马斯·赫希豪恩(Thomas Hirschhorn)的录像作品《触碰现实(Touching Reality)》同样触目惊心,将在战争中被残酷杀害的人们的图像放大和缩小——两件作品以残忍而恐怖的方式触碰着观者的责任意识。

另一件重要的、令人不安的作品是卡莉·梅·威姆斯(Carrie Mae Weems)的《我在此看到发生之事并哭泣(From Here I Saw What Happened And I Cried)》(1995-96),34幅深褐色调的档案图片中包括路易斯·阿加西斯(Louis Agassiz)拍摄非洲奴隶的银版摄影,威姆斯将充满种族歧视的语句附于其上,作为人种学的尖锐批评,常冒着使仇恨行为正当化的危险。牙买加裔美国艺术家罗琳·奥格雷迪(Lorraine O'Grady)的16联Cibachrome作品《异族通婚家庭相册(Miscegenated Family Album)》将她家人[特别是她姐姐德沃妮亚·伊万杰琳(Devonia Evangeline)]的照片与埃及王后纳芙蒂蒂(Nefertiti)的浅浮雕像并置,聚焦于两个女人的相似处——她们的美与光彩会在瞬间征服观者,此作品宣告着文化上属于黑人、人种上属于混血的埃及人的存在。“因为这些个人化的图像与在政治与历史方面占优势的图像形成反差,创造出一个空间,使此前不被看见的一个阶层受到注目,”奥格雷迪写道。

本届三年展中还包括对话、影片和音乐会汇集的大型项目。上周,法籍圭亚那音乐家马修·克列伊博·埃邦奈克(Mathieu Kleyebe Abonnec)以四台钢琴混合爵士、极简与流行的作品揭开展览的帷幕,该作品基于非裔美籍作曲家、舞者尤里乌斯·伊斯特曼(Julius Eastman)的一件作品。

(申舶良/译)

 

 

相关文章

ARTINFO访谈:奥奎·恩维佐谈艺术对政治变革的诊断

ARTINFO访谈:小汉斯谈“后匆匆主义”艺术新运动,及其他

2009伊斯坦布尔双年展:政治的就是个人的

ARTINFO访谈:莫塔兹·纳塞尔谈“隧道”与后革命时代的埃及艺术

ARTINFO访谈:“游击队女孩”卷土重来,谈新作、艺术市场和占领华尔街

[content:advertisement-center]